一抔甜的酸奶

山月不知心中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




背景自己照的,塔城

现在,01:59,一件事影响了我的睡眠
我很讨厌这个新家,我很讨厌这个地方,这里是我以前眺望的地方,我俯视于它,赞美它,喜爱它的文艺性,但是,我并不想在这里居住,不想。
因为这个地方我无法仰望天空的清澈干净,它随风而动的美丽,这里到处灰暗的楼房弯弯曲曲的遮挡了我的视线,在这里我无法感知外界熙攘的马路,还有七点准时放飞的热气球,同样还有,我喜欢原来家里的复古沙发和茶几,走路时会发出松柏气息的木地板,呢些东西是我的安全感
而这个屋子,我只能看到一眼望不干净的灰尘和多年积累的尘埃,我蜗居在这里,感觉很不好
但我没有办法,我想吐,乱七八糟的感觉顶着我的胃,仿佛要冲破喉咙,喊出来,可我知道这不可能,所以我想吐,可是我要适应啊,我要适应…要适应…要适应…我已不是那自由盘踞在九重天上的老鹰了,我双足被捆绑,渴望被束缚,曾经遨游星际,与日同辉的宽大的羽翼如今却只能用以维持平衡
而这…不过是生活给你开一个昂贵的还贷单而已,上面所陈列着我怕是一辈子都还不起的贷款,什么嘛…高利贷而已
明天还要早起

评论(2)

热度(6)